中國西藏網 > 讀書

閱讀:最有力的生活方式之一

彭定安 發布時間:2019-07-01 10:21:00來源: 中華讀書報

  閱讀,是現代人獲得信息和知識的日常的、主要的渠道。

  現代人離不開閱讀,閱讀是現代人生活的親密的伴侶和重要的內涵。閱讀什么和怎樣閱讀,成為判定現代人文化素質的重要指標之一。

  閱讀的首要一環是選擇。讀什么書?是選擇的目標。現代出版業和媒體,每天提供真正是汗牛充棟的材料,如果不主動選擇,而是被動閱讀,碰見什么讀什么,那就既看不過來,又事倍功半。選擇的標準是自己各方面的需要——工作的、專業的、求知的、研究的、休息的、娛樂的等等。不同的需要決定了不同的選擇。弗吉尼亞·伍爾夫說:“理想的讀書需要有想象力、洞察力和判斷力。”這應該說是“閱讀選擇”的要義,其中首先是洞察和判斷,它能使選擇是正確的,符合自己的需要的;再就是想象力,這不僅是用于選擇,而且還是閱讀本身的需要和本領。

  閱讀有幾種不同的性質,比如,學習的閱讀(求學時代的學生或某種專業的學習)、工作的閱讀、求職的閱讀與求知的閱讀、研究的閱讀與興趣的閱讀,以及休息、娛樂、消遣的閱讀等等。不同的閱讀自然會有不同的閱讀方式、閱讀目的和閱讀追求。各種不同的閱讀,有時候是可以“混融一氣”的,比如學習與研究、興趣與娛樂、消遣的閱讀,便可以是這種情形。

  哲學家叔本華寫過一篇《論讀書》,他說“對于善于讀書的人,決不濫讀是件很重要的事情。”這也是說的要選擇性地讀書。他還申述地解說,“即使是時下正享盛名,大受歡迎的書,如一年數版……也切勿貿然拿來就讀。”這也說到了選擇的洞察力和判斷力的重要。比如時下“國學熱”,出版的各色各樣的這種書籍,十分多。那熱鬧的情形,使人想起魯迅說的,孔夫子在死后,被人涂成白鼻子,捧到了嚇人的高度,但不過是當作敲門磚。自從袁世凱用它去敲幸福之門,卻死在門外以后,敲門磚式的讀孔,就又冷清了。而現在,則使人感到,孔子又被用做生意經了,被涂紅了臉蛋,招搖過市。還有許多講養生的書,也是林林總總,又莫衷一是。所以選擇是需要的、重要的。暢銷的未必都是好的。

  “學而不思則罔”,這是古訓,至今還是讀書箴言。而法國的符號學家羅蘭·巴爾特則把“思”具體化,并給予現代詮釋,說要進行“讀者的工作”。這從接受美學的角度說,就是作品被人閱讀了,作者就“死亡”了,他在作品中提供的“原意”,會被讀者理解、發揮、無意或有意地誤讀,從而創造“意義”。這就是讀而思的結果,也就是讀書心得了。

  毛姆從另一個角度論述過讀書之樂。他說,“閱讀應當是一種享受”,但這種閱讀不是為了通過考試或者獲得資料,而是要“真正享受這些書”。這樣的閱讀,“將使你的生活更豐富,更充實而圓滿,使你感到更快樂”。我自己在這方面的體會,曾經在一篇文章中說到過,我稱之為“永恒的快樂”,因為這種快樂不會在快樂之后,產生空虛、遺憾或者別的什么負面的效應。

  重讀、細讀、精讀,是閱讀的深化。叔本華說“溫習乃研究之母”。就是說并不是為了研究,而是別的目的,也可以和需要重讀、細讀和精讀的。未有讀一遍而盡得其中三昧的。總是要“時習之”,要“思”,要領會“原意”,并創獲“意義”。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閱讀,都要這樣做。有的書,有時候,閱讀可以和應該是隨意的,輕松的,翻閱式或跳讀式;有時候還需要同時集中讀幾本相關聯的書。因此,與上述重讀等相結合的,還有“讀一批書”和“讀透一本書”,這樣兩種不同的閱讀方式。讀一批書,就是同時或在一個短時期內,閱讀或翻閱內容相似、相關聯、相配合或是相“對立”的一批書,或者是為了研究某個課題、思考某個問題,或者是為了所謂“好興-好奇”,看看就某個問題,都有些什么論旨和意見。這樣做也會增加閱讀的興趣和效益。所謂“讀透一本書”,那就是真正的鉆研了,多次讀、反復讀、細讀,進行“讀者的工作”,從“原意”經過自己的“思”的創獲,而達到“意義”的彼岸。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樂。大概,只有這種方式的閱讀,才是惠特曼所說的“讀書是最崇高意義中的鍛煉,閱讀是最有力的生活方式之一”這種境界。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qq刮刮乐集齐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