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化

努力成為一名合格的“舞者” 拉巴扎西:如風一般 舞隨心動

鄭璐 袁海霞 拉巴卓瑪 發布時間:2019-12-24 09:39:00來源: 西藏日報


拉巴扎西在四川涼山表演彝族舞蹈《生在火塘邊》。該舞蹈獲得全國“荷花獎”金獎。


生活中的拉巴扎西。


拉巴扎西在新加坡表演《覺》。

  水瓶座屬于風象星座,聰慧、理性,善于思考,崇尚自由。

  近日,記者就認識了這樣一位水瓶座的男孩,輪廓分明的臉上洋溢著陽光般的笑容,清澈的眼眸熠熠生輝,他叫拉巴扎西。

  拉巴扎西自幼喜歡舞蹈,2004年考入上海戲劇學院學習舞蹈表演;2006年畢業后擔任西藏日喀則民族藝術團首席演員;2009年考入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深入學習和研究民族舞蹈創作和表演;2014年開始創作多元素舞蹈劇場,成功轉型成為了一名藏族青年舞蹈家兼編導。曾獲得第七屆中國舞蹈“荷花獎”現代舞表演銅獎,第十屆文華藝術獎“桃李杯”舞蹈比賽表演銀獎,第九屆韓國首爾國際舞蹈大賽金獎,第四屆少數民族匯演最佳男演員獎和舞劇金獎,江蘇省“五個一工程”獎、文化藝術貢獻獎,2018國家大劇院藝術殿堂特邀藝術家,第十一屆“荷花獎”舞劇比賽金獎,第十一屆“荷花獎”民族民間舞劇金獎,2019年榮獲第十六屆中國文化藝術政府獎文華大獎。主演舞劇有:《玉樹不會忘記》《格桑花茉莉花》《香巴拉》《天境祁連》《覺》《最美莊園》《呦呦鹿鳴》《大禹》《天路》等。主要作品有:《靜靜的瑪尼石》《江孜 1904》《逝去的故土》《巴人》《尋》《網》等。創作作品有:《尋》《逝去的故土》《牦牛》《落》《殤》等。他還擔任西藏大型傳統歌舞劇《最美莊園》總導演、編劇,青海大型室內歌舞情景劇《天境祁連》執行導演、主演,西藏當雄當吉仁賽馬藝術節總導演、策劃,2017年西藏電視臺藏歷春節聯歡晚會舞蹈總監,2018年西藏安多格拉丹東賽馬藝術節導演、策劃。

  拉巴扎西告訴記者,其實在這個過程中,他有過彷徨。那是在排練《江孜1904》的日子里,當時拉薩與日喀則還沒有通火車,他每天要坐5個多小時的汽車來拉薩排練。奔波的疲勞,也讓拉巴扎西陷入深思。“我11歲就離開學校專門學習舞蹈,對文化課學習的長期匱乏,讓我突然陷入了恐慌——只有對舞蹈的一腔熱血,但是理論知識嚴重短缺,長此以往,會讓我以后的舞蹈之路越來越狹窄,于是決定改變現狀,為未來拼搏一把。”

  2008年,拉巴扎西通過自學,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狂補文化課,之后參加全國高考,最終如愿考上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經過幾年的專業學習,慢慢樹立信心。因為在他看來,一定要盡力做一名完善的舞者。

  拉巴扎西認為,一個好的舞蹈演員,必須要有成功的作品,同時更要對舞蹈藝術抱有一顆敬畏之心。因此,無論是擔任舞蹈劇場《幸福在路上》、舞劇《玉樹不會忘記》的男主演,還是之后與藏族題材相關的舞劇、舞蹈劇場、情景歌舞劇作品《香巴拉》《幸福在路上》《天境祁連》,還有《靜靜的瑪尼石》《江孜1904》《逝去的故土》《巴人》《尋》《網》《牦牛》《落》《殤》等他表演和創作的小作品,他都在全力以赴,希望通過自己的肢體語言來充分表達出每一部作品想表現的情感、內涵。

  拉巴扎西出演的第一部舞劇作品名為《玉樹不會忘記》。“編導色尕老師不但邀請了很多青海玉樹的民間舞蹈專家、藝人到北京,給大家手把手地教,讓我們盡快掌握康巴地區藏族舞蹈純正的風格,而且第一次接觸到舞劇,包括戲劇里面的矛盾沖突、人物性格的設定,學到了很多東西。”

  舞臺需要“多元”

  說起最難忘的作品,那便是《覺》。

  拉巴扎西說:“簡單、純凈、孤獨、溫暖,是《覺》的全部。需要回歸農牧區去實踐和采風。”

  2015年,拉巴扎西擔任《覺》的編劇和導演,陸續在青海、四川、西藏、甘肅、云南等地進行采風。在尋找不同藏區文化元素和對西藏傳統藝術的實踐與學習的過程中,萌發出很多自己對形體藝術更加深入的體會與認知。“《覺》在吸取傳統舞蹈之精華的同時,納入了宗教美學的概念。它簡單安靜卻不失藏族人民本我的信仰與內涵,揭示了生命不一樣的美。在呼吸之間,有了動靜之分。”

  后來,《覺》這部作品在北京戲劇節上映時受到觀眾高度好評。拉巴扎西說,關于《覺》,更多的是一種嘗試與實踐。“其實我想自己先親身體驗一下,之前并沒有刻意將藏族傳統文化的形式作為這個作品想要表達的核心。我放下了一些傳統的表達方式,將更多元素和情感表現在歌舞方面,甚至主人公的每一個神情、一呼一吸,一動一靜,都是這部作品的實質,我更想以一種當代的藝術視角來解構藏族群眾的內在精神。”

  在拉巴扎西看來,《覺》更多強調的是豐富的肢體動作。在做這部具有時代性、文化內蘊的藝術作品時,他更多關注的是當下的現狀和差異。他說,或許是因為從小生活在西藏那樣一種相對閉塞的環境里,當時間慢慢將地域的局限拓寬時,才發現地域的差異決定了人群的社會性。“我們身處這個快速變化的時代,經濟的發展、城市的浮躁繁華、躁動不安的人群,更需要那一份沉靜和信仰的。所以,《覺》以當代的社會視角切入到西藏人民的那份純粹與寧靜的內心與追尋,從另一個角度來審視當下,這應該是一次生命的感悟或者是一種從某種空間上去定義生命需要平衡、更需要尊重。”

  越努力越幸運

  拉巴扎西告訴記者,從中央民族大學畢業后,他并沒有回到家鄉或者進入文工團,不愿按部就班地生活,只想奔赴心中的舞蹈夢想,他一直游走并沉浸于舞蹈世界并樂此不疲。每年放假回到家鄉,他都會給日喀則歌舞團排一部作品。2014年大學畢業后也不例外,他推出了一個反應西藏農耕文化的作品《最美莊園》。雖然在專業院校系統地學習了民族民間舞蹈,但他卻不想打上“藏族民族民間舞蹈”的標簽和烙印,開始輾轉北京現代舞團、北京雷動天下現代舞團等知名現代舞團學習現代舞編導技法。

  或許是性格使然,他本人更喜歡現代舞的無拘無束,沒有太多限制,可以毫不保留地呈現表達出自己的藝術主張,無論肢體表達還是戲劇結構。2014年,拉巴扎西成為了一名獨立的舞者兼編導,留在北京鞏固和發展自己的舞蹈藝術事業,組建了自己的舞蹈團隊和工作室,成為北京多元素舞蹈劇場創始人,這是第一支活躍在北京的藏族舞蹈團。他帶領團隊成員,用不服輸的堅定信念、用強勁實力和舞姿,征服了諸多觀眾,并斬獲許多大獎。他說,文化需要傳承,除非它無任何意義,就如同草原沒了草,一切也就沒有了“歸宿”。形式和表達只是媒介,目的在于“留下”。

  采訪接近尾聲的時候,拉巴扎西不禁感慨:“我是幸運的。爸爸媽媽都是教師,姐姐是醫生,我在溫暖融洽的家庭長大,他們讓我學會獨立思考和自立自強,非常感謝我的家人,他們的支持、理解、鼓勵和包容,是我前行的動力。”

  說起對未來另一半的憧憬,拉巴扎西笑著說,一切隨緣。“如果將來找女朋友甚至結婚、成家,我都不會給對方貼上任何標簽。美好的感情,可遇不可求,就像跳舞一樣,隨心就好。只要三觀契合,相處舒心,彼此能夠相互理解,那便是最好的緣分。當下我能做的,就是不斷完善自身,繼續做喜歡的事,為美好的明天而努力。我相信,越努力越幸運!”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qq刮刮乐集齐打 361新浪体育 广西快三开奖查询结果 qq麻将欢乐豆价格 混合过关 北京pk赛车计划软件手机版 彩票计划软件手机版本 大乐透买的人多吗 速卖通赚钱 速报棒球比分直播 310v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微信捕鱼注册送100现金 吉林十一选五 中国福利彩票p62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计划怎么看 北京赛车app 3d开机号